欢迎来到腾亚科技!
    免费注册
南昌
切换城市
027-87863349
课程分类

    南昌网瘾表面现象下的深层问题

    2019-10-20发布, 次浏览 收藏 置顶 举报
南昌网瘾表面现象下的深层问题
  • 南昌网瘾表面现象下的深层问题
  • 区域:新建县
  • 上课班制:随到随学
  • 课程类型:普通课程
  • 授课时间:详见培训课程
  • 授课对象:想接受南昌网瘾表面现象下的深层问题
  • 网报价格:电询    课程原价:电询
  • 咨询热线:1330500**** 点击查看完整号码
  • 课程详情
  • 机构简介

课程关键词:南昌网瘾表面现象下的深层问题多少钱 南昌网瘾表面现象下的深层问题哪家好 南昌网瘾表面现象下的深层问题机构收费

南昌网瘾表面现象下的深层问题

课程说明

课程级别 入门级
培训周期 一周以内
上课时间
上课地址 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县石岗镇

课程简介

网瘾表面现象下的深层问题

目前中国“网瘾少年”到底有多少?大约4000万未成年网民中“网瘾少年”占10%左右。也就是说,我国目前有将近400万网瘾少年,庞大的数字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。这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、秘书长8月28日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作关于检查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实施情况的报告中提到的。不要恐惧这数字.

据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《中国青少年网瘾数据报告》的负责人刘小奇介绍,副委员长所做报告的数据来源应当是该协会于2007年9月所做的报告,这是目前我国的的网瘾报告。这次报告的数据显示:目前我国网瘾青少年约占青少年网民总数的9.72%。其实该协会在2005年也做过一次这样的报告,当时的数据还要高,是13.2%。2007年的数据与2005年比,有所下降。但是,刘小奇认为,这两次报告的数据不能简单比较,因为这两次调查,对“网瘾”这个概念的界定不是完全一样的。另外,次调查的样本量比较少,大概每个城市只抽了500个,这也影响到数据的准确性。

对于“网瘾究竟是什么?”这个问题,医学界一直是有争议的。中国科学院心理所心理咨询与治疗中心主任高文斌自2002年开始关注并研究网络成瘾问题,目前正主持网络成瘾心理治疗与预防”等国家级、省部级研究项目。他说,对于“网瘾”,首先要分清楚我们一般意义上说的青少年使用网络超过一定限度的“网瘾”和严格意义上的病态的“网瘾”。《中国青少年网瘾数据报告》中采用的界定网瘾的标准,显然是比较宽泛的那一种,9.72%这个数字,指的肯定不是病态的网瘾。

据《中国青少年网瘾数据报告》显示,“访问地点为学校、网吧和其他公共场合”。高文斌认为,这个调查范围和对象是存在问题的:“在学校能找到真正的网瘾患者吗?他们大都在网吧里呆着。即使在网吧,他也不会配合你去填问卷。”怎么找到真正的网瘾患者成了调查的关键,后来中科院心理所想出一个办法,就是找家长。家长愿意配合调查,因为希望帮孩子戒掉网瘾。 “在划分年龄段的时候可分为这么几个年龄组:‘18岁以下,18~24岁,25~30岁,31岁以上’,这个‘18岁以下’下到多少?一般来说,12岁以下我们是不轻易诊断‘网瘾’的。所谓成瘾,是针对有控制力的人的,12岁以下的小孩没有什么自控力,更无所谓网瘾了。那么小的孩子肯定不会说在网吧熬夜玩游戏。”高文斌说。

北京军区总医院网络成瘾治疗中心主任陶然,是国内个制定网络成瘾的临床诊断标准和分型,开创新的治疗理念的专家。五年前,陶然提出“网瘾是一种疾病,需要用药物治疗”的时候,很多人骂他,说他是骗子。北京军区总医院网络成瘾治疗中心课题组用了近5年时间,对全国各地近2000个病例进行了研究。陶然认为,严格意义上的网瘾是一种疾病。疾病的定义是“给自己和他人带来痛苦,并影响了人的社会功能(就是指人的工作、学习和社交)”,有的网瘾患者自己觉得挺好,但是他给家人带来了痛苦。陶然说,网瘾是指个体反复过度使用网络所导致的一种精神行为障碍,表现为对网络的再度使用产生强烈的欲望,停止或减少使用时出现戒断反应,同时可伴有精神和躯体症状。这个定义在半年时间内,修改了29次,字斟句酌。很多外国记者问陶然:“我每天在电脑前工作十多个小时,我怎么不是网瘾患者?”陶然的回答是:“因为它没有影响到你正常的工作。”根据网瘾的定义,陶然和课题组提出了七个诊断标准,包括对上网的渴求、上网在生活中占主导地位,戒断反应,耐受性,冲突性,心境改变,反复性,以及每天连续上网时间超过6个小时等。只有符合了这些标准,才算得上是网瘾。不要误会网瘾 ,那么,什么是“网瘾”?一般意义上的“网瘾”和严格意义上的“网瘾”有什么区别?这个问题之所以很长时间没弄清楚,是因为总有一些问题困扰着研究者。各国国情不同,这就很难统一标准。比如在韩国网络普及率和应用水平都相当高,互联网产业非常发达。韩国的网游是职业化的,有各种各样的比赛,高手是受人崇拜的偶像。在美国网络***问题比较严重;在我国,网络游戏的问题更加严重。

北京军区总医院网络成瘾治疗中心主任陶然,是国内个制定网络成瘾的临床诊断标准和分型,开创新的治疗理念的专家。五年前,陶然提出“网瘾是一种疾病,需要用药物治疗”的时候,很多人骂他,说他是骗子。北京军区总医院网络成瘾治疗中心课题组用了近5年时间,对全国各地近2000个病例进行了研究。陶然认为,严格意义上的网瘾是一种疾病。疾病的定义是“给自己和他人带来痛苦,并影响了人的社会功能(就是指人的工作、学习和社交)”,有的网瘾患者自己觉得挺好,但是他给家人带来了痛苦。陶然说,网瘾是指个体反复过度使用网络所导致的一种精神行为障碍,表现为对网络的再度使用产生强烈的欲望,停止或减少使用时出现戒断反应,同时可伴有精神和躯体症状。这个定义在半年时间内,修改了29次,字斟句酌。很多外国记者问陶然:“我每天在电脑前工作十多个小时,我怎么不是网瘾患者?”陶然的回答是:“因为它没有影响到你正常的工作。”根据网瘾的定义,陶然和课题组提出了七个诊断标准,包括对上网的渴求、上网在生活中占主导地位,戒断反应,耐受性,冲突性,心境改变,反复性,以及每天连续上网时间超过6个小时等。只有符合了这些标准,才算得上是网瘾。网瘾只是表象,很多家长认为网络害了孩子,尤其是网络游戏,很多学校还一度劝诫学生不要上网。但是研究者的结论恰恰相反:网瘾只是表象,它的背后是孩子们深层次的心理问题。高文斌说,不论哪个时代的青少年,他们成长所需要建立的东西都是一样的,无非就是成就感、同伴关系、亲密关系等等.“造成网瘾的核心因素就是学校的评价体系单一。我们的中小学,核心的评价体系就是成绩。”采访中,高文斌和陶然不约而同地提到了这个观点。他们接触到的对网络依赖程度比较深的孩子,大都是14到20岁之间的,很多孩子都是在小学升初中初中高中高中升大学的节点上出了问题。

患者萌萌的小学至初中成绩都非常优异,不仅是家长的骄傲,而且也


联系我时请说明是在腾亚科技看到的,谢谢!

南昌网瘾表面现象下的深层问题

南昌鸿杰少年学校,是由南昌市教育行政部门批准成立的一所全新的特色教育学校,著名爱心人物“网络妈妈”刘焕荣担任校长。
学校位于南昌市西郊石岗,树木葱郁、景色怡人,远离城市的喧嚣,是陶冶情操的清净、优雅之地。配有心理咨询中心、多媒体教室、图书阅览室、电教室、大型电子教学展示屏、红外线安全监测控制系统等,教学区域与活动场所相映成趣。
学校拥有一支年富力强,训练有素的教员队伍,由富有爱心与奉献精神的科班毕业生与优秀士官组成;他们既是学生的教员,又是学生的朋友。与学生同吃同住同学同练,24个小时在一起,思想互相沟通,人格互相感化,习惯互相锻炼,大爱唤醒孩子。
学校以“赏识教育,快乐学习”作为办学理念。我校着重致力于沉迷于网络游戏、网恋、厌学逃学、挥霍无度、目无尊长、脾气暴躁,探索和实践出一条科学系统的教育模式,重塑孩子言行举止,使孩子自己完全意识到以前的不良思想与行为。给父母一个健康,自律、自强的好孩子!
鸿杰力争做到让每个孩子“从这里起飞,感动每个人”!

© 腾亚科技 鄂ICP备19016415号-2